趣書網 > 游戏竞技 > 荊舟晚意 > 第803章 斷了

第803章 斷了

言棘暗道了一聲麻煩,轉身折了回去,雖然事發突然,徐宴禮措手不及,以至于現在大半個身子都被拽進了車里,但他畢竟是個一米八幾、神志清醒的成年男人,即便對方有備而來,也沒法短時間內將人制服帶走。
她一把扣住徐宴禮的手,肌肉男以為她是要和自己比力氣,把人搶過去,滿是橫肉的臉上流露出譏諷,就她這樣的小身板,他能一拳打十個。
然而,言棘根本沒打算拔河搶人,她一個高抬腿,一腳踹在了男人臉上,細長的鞋跟正中他的人中,鮮血從鼻子里噴涌而出,男人痛得悶哼,松開徐宴禮就要去抓言棘的腳踝。
蒲扇一樣的手掌剛貼上她的肌膚,還沒來得及攥緊用力,言棘就已經反應極快的扣住了他的手腕,女人身體超高的柔韌性在這一刻被她運用得淋漓盡致。
男人只感覺手臂一麻,想要握緊的動作慢了半拍,就這一眨眼的功夫,言棘已經收回了腿,還順勢將徐宴禮也拽著往后退了兩步。
從扣住徐宴禮的手到將他拉開,過程看著挺復雜,但其實也不過是眨眼之間,其他人甚至還沒反應過來,又或者是一開始就覺得言棘是個送人頭的傻白甜,所以根本沒戒備,還擺好了姿勢準備看好戲。
等反應過來想要幫忙的時候,言棘和徐宴禮都已經不在他們,伸出手就能攻擊到的范圍內了。
司機一臉猙獰的踩下油門,車子發出巨大的轟鳴聲,猛得往前一攢,又一個急剎停住,然后倒退著朝著他們的方向快速行駛過來。
言棘在看到車停的瞬間就已經有所察覺,拽著徐宴禮就往旁邊還開著門的店鋪里跑。
為了搭配衣服,她今天穿了雙很不利于奔跑的細跟鞋,在經過一塊松動的地磚時,崴到了腳。
好在那些人和徐宴禮并不是什么過不去的深仇大恨,倒車也只是為了嚇唬他們,很快就開走了。
男人扶著言棘,垂眸看向她崴傷的那只腳:“你沒事吧?”
言棘沒理他,試著著了下力,鉆心的疼痛感襲來。
“……”
男人蹲下身,徑直撩起言棘的褲管,腳踝處已經高高的腫了起來,紅紅的一大片,被周圍白皙的皮膚一襯,格外顯眼。
他握住她的腳,小心翼翼的按了按,確定只是扭到了,并沒有傷到骨頭,才松了口氣站起身來:“抱歉,連累到你了,我送你去醫院
徐宴禮一臉歉意,抬手指了指某個方向:“我的車在那邊,你的腳現在最好不要著力……”
頓了頓:“我抱你過去?”
言棘:“你得罪人了?”
他想了想:“前幾天見義勇為,救了一個被騷擾的小姑娘,大概是那群人懷恨在心,找了人伺機報復
自己剛回國不久,這段時間又一直忙著熟悉公司業務,就算想得罪人也沒時間,唯一和人發生爭執也就那天了。
言棘看著他,半晌沒說話。
徐宴禮還不了解她的性子,以為她這樣看著他,是在佩服他見義勇為的高尚精神,沒想到迎來的卻是一通劈頭蓋臉的責罵:“是報警電話打不通,還是保安沒你好使?在救人之前你就沒掂量過自己的斤兩?你是唐僧轉世來當圣母的嗎?沒本事還愛瞎出頭,徐家集所有資源供你出來,就是讓你當傻白甜貢獻人頭的?”
徐宴禮被罵得有點懵。
言棘拿出手機給盛如故發信息,讓她來接自己,她的車停得比較遠,要是忍著傷走過去,估計未來三個月都別想下輪椅。
這條街一入了夜,就冷冷清清的。
徐宴禮垂下眼睫,燈光從頭頂落下,拉長的陰影將他眼底的情緒遮擋得嚴嚴實實,裹著冷風的低沉聲音里意味不明、不辨喜怒,只是淡淡的陳述:“我姐說,樂于助人是做人最基本的品德
言棘打字的手一頓,落在屏幕上的目光有些渙散,一時竟看不清上面的字,半晌,她才涼涼的道:“她為了她口中的基本品德死了,你也活膩了嗎?”
她就搞不懂了,徐家父母這種堪稱現實利己代言人的人,怎么就養出了這么一雙兒女。
徐宴禮:“……”
他眼底好似有什么東西一閃而過,被很快壓下去了,無奈笑了下:“沒想到你嘴上說的討厭我,危急關頭竟然會折返回來救我,謝謝
言棘并不領這個功勞,不客氣的戳破了徐宴禮的自我攻略:“你應該謝的是你姐,要不是她很喜歡你這個弟弟,時常掛在嘴邊,我不止不會救你,還會嫌你上車速度太慢,幫忙推一把
“嘟嘟嘟
盛如故直接給言棘撥了視頻,聲音和臉同時出現,語速極快:“怎么好端端的把腳崴了?我現在在東門大橋,折回去得半個小時,你找個地方坐著等我
徐宴禮將臉湊到攝像頭范圍內,方便盛如故認出他:“是我害她受的傷,我送她去醫院,你不用過來,她的傷等不了那么久
“……”盛如故被突然出現在鏡頭里的盛世美顏給暴擊了,訥訥的來了句:“斷了?”
心里忍不住感慨,年輕真好啊,即便是臭男人,皮膚也緊致沒皺紋,干凈光滑有質感。
“……沒有,只是崴了一下
“哦,那行吧,去哪家醫院跟我說一下,我直接去醫院
她現在就算是看到只豬,都覺得比言棘的那個老公好。
徐宴禮將視頻掛了,看著言棘問道:“是扶著你,還是直接抱你過去?”
“去把車開過來
“……”
到了醫院,從停車場到急診科的距離有點遠,徐宴禮直接將人從車里抱了出來,大步朝著那邊走過去,一路上收獲了不少好奇羨慕的目光。
等著拍片的時候,警察也來了,錄完口供,說會盡快查到犯罪嫌疑人,讓他們等消息。
言棘的腳傷有些嚴重,需要打石膏,至少一個月不能下地走路,要是沒養好,以后會習慣性崴腳。
徐宴禮不知道從哪兒弄來了一輛輪椅,等她打完石膏,就動作熟練的彎下腰去抱她。
他的手還沒觸碰到言棘,女人就被旁的人從另一邊抱了起來。
突然的騰空讓言棘下意識的揪住了對方的衣服,顧忱曄面無表情的低下頭看她:“出息了